以《健忘村》和《總鋪師》創造國片喜劇新風貌,導演陳玉勳年輕時也曾經歷大學聯考落榜,高中畢業即就業的壓力。從小喜歡做白日夢,到現在也還在尋找自己,陳玉勳說:「年輕人最重要的就是尋找自己,如果找到夢想,不要管外面環境變得怎樣,只要想盡辦法堅持去做,有一天就會達成」。(口述/陳玉勳 採訪整理/林淑媛 攝影/李復盛)找不到熱情?努力體驗與嘗試吧!我當兵以前沒離開過臺北,退伍後考上大學,當時的抉擇是選淡江圖書館系日間部或中興企管系夜間部;剛好有同學找我去淡江玩,一玩發現太好玩了,就決定唸淡江,如果當時選中興企管可能人生就換一條路了。我只有第一年有認真唸書,大學四年我只進過圖書館三次,比舞會還少。因為很不愛念書,大三在助教的推薦之下跟著小棣老師實習,不過,當時我還是很徬徨,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。現在回頭看,20歲的煩惱如果從人生的長度跟深度來看,其實不算是很大的煩惱,但最重要的是「尋找自己」。但是找到自己之後,焦慮才解除一半而已,因為你會一直去挑戰自己,接著產生挫折感,否定自己,懷疑自己,不死心再去挑戰自己。這是一個循環的過程。我們這一輩受的教育,都沒有太多「尋找自己」的觀念,長輩都是希望我們讀書賺大錢,不會想要你去冒險 。現在相反,年輕人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,找不到熱情。我建議可以多去外面看看、多交朋友、多體驗、多嘗試。我想跟20歲的自己說聲「對不起」我20幾歲的夢想是想當搖滾樂團吉他手或棒球投手,但是這兩個夢想都沒有實現。所以,我想跟20歲的陳玉勳說「對不起」,我沒有照顧好自己的身體,也沒有好好玩音樂,浪費太多時間。人總會有不滿足,有想要實現的部份。出社會後我曾經組過樂團,淡江大學的系主任給我很多鼓勵跟提醒,他跟我說:「你玩音樂根本沒天分,應該好好在小棣老師那邊工作」。每個人真的應該要更認真尋找自己,才對得起自己。我現在還是很喜歡聽搖滾樂,但是已經不會去想當樂團的吉他手。貢獻一點點才華,不要糟蹋自己大三去攝影棚當助理,覺得剪接有點意思,但是片場工作很無聊。跟蔡明亮導演一起做電視劇《快樂車行》時,算是真正入行,認識到這一行的工作時間很長,跟唸書時候的作息不一樣,非常辛苦,我是一個很懶的人,心裡一直想離職。有一天,小棣老師忽然跟我說:「來,你來當導演」,他要我拍一支客戶的工商簡介短片,我把影片拍得很好笑,也不知道好不好看,沒想到客戶非常喜歡。本來跟著小棣老師拍完《六壯士》覺得很累,決定不做了,玩了一陣子又被小棣老師叫回來,我那時決定這次做完再辭職。當時我28歲,第一次當導演,結果,辭職的話一直說不出口。直到我拍電視劇《佳家福》,小棣老師說:「你可以的,我們都會幫你!」就再也沒有想辭職了,開始學習寫劇本拍片。那時候才真的覺得導演好玩,有發揮創作的機會。雖然拍了《熱帶魚》、《總鋪師》等等,但是到現在,我都還在找自己。我一直很懶散,都是小棣老師推著我,他都會說「阿勳啊,要替社會做一點事情!」我覺得自己過得快樂就好,但是小棣老師非常熱情,有使命感,想對大眾做出貢獻,所以我覺得自己如果有一點點的才華,就應該要拿這一點點出來貢獻,不然就是糟蹋,對不起自己。當一個痛苦的人,也不要當一隻快樂的豬享受當導演的時間很短,折磨痛苦期很長,創作完成的時候又很開心,可以感受到無中生有的成就感。小棣老師以前跟我說過,「當一個痛苦的人,也不要當一隻快樂的豬」,意思是再辛苦都要有在逆境走下去的勇氣!當導演需要很多特質,不見得每個人都適合。我的性格裡面有一點滿適合的,「我很能在失敗中站起來」,是越挫越勇型的人。我平常與世無爭,但是當碰到挫折,會想證明自己還有多少能力。我也很感謝曾經提點過我的長輩,要聽得進去別人給的建議不容易,必須先了解自己,知道別人把你推去的那條路適不適合自己。找到熱情就把自己豁出去,錢會來找你我欣賞現在年輕人的自我,容易做自己,他們沒有我們這一代的包袱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每個人都有天賦才華,但是很多人茫茫然,長輩應該多給年輕一輩多點機會去試,不要一直要求年輕人穩定。我20年前就說過,「工作要找有熱情」的才能堅持,要給自己嘗試不同工作的機會,但是也要設期限,例如三年。一直換工作沒辦法累積專業,找到了就定下來。要是你找了很久,還是沒有找到有熱情的工作,那就找一個穩定的工作也好,只要能養活照顧自己,不見得每個人都要有多大的抱負,多大的事業。如果你能克服現實經濟壓力問題的話,就衝了吧,去嘗試去找機會,找到熱情把自己豁出去了,錢就會來找你,勇敢去做吧!<20之後>每週日晚間8點公視首播,每週日晚間9點LINE TV線上獨家首播。立即免費看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gusiha8641 的頭像
jogusiha8641

射精就是快樂www.cn6r.com

jogusiha864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